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甲午战争
摩天岭:痛击日寇的大猎场
        近日,《鸭绿江晚报》刊载的《“大清陆军最后的脊梁”镇守摩天岭》文章称:1894年11月11日,由抗日名将聂士成指挥,凭依位于宽甸西北、距丹东市区约160公里的摩天岭天险,布置炮台、步兵战壕等防御工事,有效阻击了日军进攻,取得了摩天岭防御战胜利,这也是甲午战争中清军取得的惟一胜利。无独有偶,在绵延起伏的威海湾南岸群山中,也有一座因甲午抗日而名垂青史的山头——摩天岭。在这里,新右营营官周家恩及全营官兵500人英勇抗击日军,全部战死疆场,日本陆军少将大寺安纯被击毙于此。这两个摩天岭之战不仅为大清国军队在甲午抗日战争中增添了并不多见的一抹亮色,也为华夏后裔关于甲午悲情记忆中留下了一丝久违的慰藉。甲午硝烟散去,在今年纪念甲午战争120周年重要时间节点,笔者重新走进威海的摩天岭,穿越历史时空,重温百年前那段荡气回肠、悲壮惨烈的历史。

 清军在摩天岭的堡垒阵地 

  威海摩天岭因峰顶生长松树,冬季青翠一片,当地民众称之为“冬青顶”。日人则称其为摩天岭,这或许与丹东的摩天岭地势险要、工事坚固、清军顽强抵抗而成为日军的滑铁卢有关联。

  摩天岭作为南岸炮台群的制高点,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一旦将其占领便可控制威海南岸诸炮台,但威海卫海岸诸炮台存有先天缺陷:面向陆地的一面没有防卫设施;炮台之间距离较远,难以呼应,就连炮台设计及监造者德国人汉纳根也承认:“只能顾及海中,不能兼顾后路”。1894年11月22日,李鸿章对日军两日内攻陷号称东亚第一要塞、守军和炮台都多于威海的旅顺口大为震惊,并很快发现了威海南岸炮台的致命缺陷,唯恐“敌利抄后”,遂临时抱佛脚,于1894年12月1日急电周家恩由原驻地长峰寨调往摩天岭抢修临时炮台。从此,周家恩不仅改写了命运,而且走进了历史。

  临时炮台位于摩天岭顶岭平坦处,设有8厘米口径行营炮8门,守军仅有周家恩部巩军新右营500人,且都是没有经过训练的新兵。但营官周家恩堪称敢战之将,附近村民虽都叫他“周麻子”,但无不称赞他是条“硬汉子”,他明知众寡难敌,但抱着与炮台共存亡的决心与敌拼战到底,随后的历史轨迹证实了这一点。

  官阶不高的周家恩却有着战争指挥员般的敏锐性,也同样发现摩天岭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其得失对整个战局关系重大,必是日军进攻的首选目标。为抓紧备战,他重点抓了两件事,一是针对新兵军力差的情况,组织士官抓紧操炮训练;二是针对炮台防御设施差的状况,加紧抢修工事。构筑临时炮台工程量最大的是夯筑胸墙掩体,铲平地面,构筑炮位,夯筑胸墙与地面造平相辅相成。数九寒天,高山之上,土层湿冻,在没有机械的情况下,全凭铁锨镢头抢筑工事。战事紧急,周家恩带领士官和附近村民,日夜奋战,用石夯在炮台周围打筑了一道厚厚的围墙,围墙上均匀地筑有垛口;在围墙外又挖出一道深深的壕沟,沟外堆积树木作为鹿砦,并在壕沟和鹿砦间埋设地雷,使炮台的防御能力得到一定程度的加强。可以说,寒冬时节,在不足2个月的时间内能做到这一点实属不易,然而,历史留给他们战备的时间太少了……

  1895年1月30日3时,日本陆军第二军第六师团对南帮炮台发起总攻,分左右两翼:右翼队由长谷川好道少将率领,从东路进攻;左翼队由大寺安纯少将率领,从南路进攻。大寺安纯的任务是先攻占摩天岭炮台,以控制整个南帮炮台,进而突破我军南路防御,实现与南路日军配合合围威海卫的作战企图。是日黎明,日军左翼队发起攻击。负责守卫摩天岭炮台的清军新后营官兵在营官周家恩的率领下,奋起抗击。

  日军为夺取摩天岭,曾投入了左翼队的大部兵力。日军左翼队司令官大寺安纯驱使日军以密集的队形向山顶上爬,周家恩率军死力抵御,新右营官兵依托炮台上的简陋工事,以仅有的8门火炮和步枪顽强抗击,附近杨枫岭炮台的中国守军也频频发炮遥击,在友军的支援下,新右营官兵给日军重大杀伤,令其在山坡上遗尸累累。见摩天岭久攻不下,大寺安纯下令增加兵力,以密集兵力,波次攻击的战术,不顾伤亡强行穿越了炮台附近的鹿砦区。爬过鹿砦的日军又陷入了新右营官兵布设的雷区,一踏连环排雷,突然雷轰谷鸣,地动山摇,倾刻间数百日寇全部丧命,令其士气更为沮丧。在日方记载中也不得不承认这一事实:“我军立即进逼垒下,敌发大炮防战,我军亦乱放山炮应战。两军战正酣,山动谷鸣,地轴为倾,敌兵在垒下预伏地雷,我兵误于其上,爆然燃炸,黑烟冲天,我兵势稍沮。”在第一次攻击失败后,大寺安纯遂纠集兵力再次发起攻击,但仍被新右营击退。但在两次打退日军进攻后,守卫炮台的清军士兵也伤亡惨重,弹药也所剩无几,营官周家恩身中数弹,身负重伤。即使在这种危急关头,炮台上最后的守卫者们也没有丝毫退缩,周家恩以极大的毅力忍住伤痛,带领仅存的几十名士兵奋勇抗击爬到炮台上来的敌人。敌人三次爬上炮台来,弹药耗尽的清军官兵又以佩刀与日寇白刃相格,三度将日军击退。日军见清军弹药耗尽,便暂时放弃正面攻占炮台的企图,改以密集的海陆炮火覆盖炮台,在日军猛烈炮火的轰击下,炮台上仅存的清军士兵也全数战死。周家恩腿部和腹部又中弹片,一腿残废,仆地不起,肠子突出腹外。为了不做俘虏,他便从西坡爬下炮台,以难以想象的坚强毅力往西南爬行了十余里,等爬到壁子村西北的山沟里时,终因流血过多而牺牲。1958年5月,甲午历史研究者戚其章采集甲午口述史时,海埠村84岁的农民邵启元、百尺所村79岁的木匠谢增等人异口同声地赞许周家恩。摩天岭战斗发生时,谢增16岁,摩天岭上的战斗是他亲眼所见。摩天岭炮台失守后,周家恩负重伤,有村民称他一路向西南爬行,最后因流血过多,昏迷冻死在壁子村西北的山夼里,这个距离至少5千米,凤林集农民王振俭等人凑钱买了一口棺材,装殓了他。

  在摩天岭上已无守军的情况下,日军犹如惊弓之鸟,不敢向前。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日本官兵如临大敌,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爬坡,直到爬上山顶后才发现炮台上已无一名活着的中国守军。大寺安纯喜不自胜,与部下登上炮台,打着太阳旗,并命日本《二六新报》的随军记者远藤拍照志功留念,不料被港内前来助战的北洋舰队“来远”舰将士看见,丁汝昌亲自下令照准摩天岭上的太阳旗连发数炮,大寺安纯及记者远藤等多人毙命,大寺安纯在日本国内曾被誉为“一代良将”,是甲午战争中第一个被清军击毙的日本将军,日人江间些亭有悼诗云:威海壁垒摩天岭,棨戟林林攒锐峰。石破天惊炮声震,阵云惨澹啼黄龙。宁测骥足忽屯蹶,将军马前铁弹裂。将旗裂处笔折处,六尺之躯云变灭。马革裹尸所曾期,只见沙场满腔血。如果把摩天岭比作狩猎场,周家恩率领战友们在摩天岭之战中浴血奋战、舍生取义的英雄壮举,以及击落日寇将军级大猎物的丰硕战果,摩天岭是当之无愧的痛击日寇的大猎场。

  被日军攻陷后的摩天岭炮台

  历史渐趋远去,警钟始终长鸣。在整个甲午战争中,中国陆军一直以“一触即溃”而倍遭诟病,但从聂士成和周家恩为代表的大清陆军将士在两个摩天岭之战中的英勇表现看,即便在华夏山河如此惨变之际,也充分展示了我中华军中依然还有此等铁血壮士,足以气壮山河,光照千秋。然而,一场惟一的胜利和一场惨烈的战斗并不足以改变一个积弱已久的国家,甚至无法扭转一场在实力上不处下风的战争,1895年2月17日,日军攻克威海卫,北洋水师全军覆灭…… 从此,中国跌入黑暗的深渊。

摩天岭炮台遗址

旅游热线:0631-5287807
  • 网友投稿
    在线客服 官方微博
    游客建议 官方微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威海刘公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4019083号-1 
    联系地址: 威海市海滨北路101-2号(威海二中老校区北邻)
    景区服务电话:0631-5287807 技术支持与保障:0631-581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