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甲午战争
北洋护军统领张文宣与“统领井”

   “孰如东海上,孑孑刘公岛。十里绝尘埃,清远哗嚣少。飘摇水上浮,鲸载无倾倒。”早在清朝,滨州拔贡王兰生就将孤悬于海中的刘公岛,形象地比喻成“海上仙山”和“世外桃源”。据出土文物考证,战国时代这里就有人类居住。随着海上运输业的兴起,岛上的人气也逐渐兴旺起来。“民以食为天”,人类的繁衍生息,关键在于食物与水源,于是不知道从何时,这里的人们不再靠天吃饭,而是依靠自己的智慧与勤劳的双手在岛上开挖水井。这些水井像母亲一样,用那甘甜的井水哺育着岛上祖祖辈辈的百姓。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发展,水井开始退出历史的舞台,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岛上至今还保留着几处古井,统领井就是其中之一。
    统领井位于刘公岛码头东北(现刘公岛人家后院)约100米处。岛上有一位名叫刘元伦的老人,他在上个世纪40年代初,随家人一起来到岛上定居至今。当时他只有6岁,如今这位老人已是在岛上居住时间最长的一位居民。他小时候曾听岛上的大人说,统领井建于清末。
    据说,当时对于打井的选址是极其讲究的,过去打井都是找风水先生看,这样打出的水既旺且甜。民间有一种说法是两山之间必有水源,说的是风水先生就是凭着山脉的走向来确定打井的位置。所以这口井尽管距离大海很近,却不曾有海水倒灌的现象,多少年来井水依然是旺盛、清澈、甘甜。即使是大旱之年,这里的水也从不枯竭,居民以前常用这里的井水浇灌土地。
    井口原来是用花岗石砌成的方形口,上面一铁盖把井口分为两个小口,人们可从两个口直接打水,井有三四丈深,井体内部用石头砌成,据说这样水井的容量可以更大些。
    小时候听大人说这口井叫统领井,但究竟为什么被称作统领井,民间有不同的说法。有人认为与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有关,但更多的人认为与北洋护军统领张文宣有关。笔者更倾向于后一种说法,主要原因是,该水井距离张文宣驻守的几座炮台比较近,而这些炮台大多分布在村子周围,而且因为张文宣在岛上治军严整,爱民如子,光绪十六年(1890年),岛上的绅士百姓专门为他立了一块“治军爱民”的功德碑,今天这块碑仍然存放于刘公岛龙王庙的东厢内,由此可见他在百姓中的口碑。
    有道是吃水不忘挖井人,或许因为这口水井是张文宣个人捐资所建,也或许是他带领士兵为百姓所建,因此百姓感恩于他,所以把这口井称为统领井,以此来纪念这位爱民的统领。
    张文宣,字德三,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生于安徽省肥东县众兴乡贾户村,幼年时就怀有大志。他自小聪颖过人,读书能过目成诵,他还能娴习弓马,谙熟韬略,文武兼备。1873年,年仅23岁的张文宣中癸酉科武举人。第二年又中甲戌武进士,分发江南任营守备,官五品。1885年,已升任都司的张文宣奉李鸿章之命兼领刘公岛护军营。后因其治军有道,因功又授予副将。1892年,因平朝阳匪乱有功,又被授予记名总兵,赏技勇巴图鲁(满语“勇士”的意思)。因其勤勇能干,治军有方,成为淮军的后起之秀。
    刘公岛保卫战中,张文宣身先士卒率领护军与丁汝昌密切配合,打退日军的多次海陆进攻。丁汝昌自杀后,张文宣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率领北洋护军将士孤军奋战在刘公岛上。在外无援军,内无粮药的情况下,仍然顽强作战,誓与炮台共存亡。在海军投降之后,他仍坚持阻击日军达两天之久。最后这位统领身上多处受伤,阵亡在岛上,时年45岁。
    刘公岛保卫战失败后,日军将北洋海军所有军舰掠走,只留有一艘被拆除武器的“康济”舰用来运送殉难将士的尸体。北洋护军将士拒绝将张文宣的灵柩抬上“康济”舰,陆军将士用当地渔船将张文宣的灵柩运到岸上,并辗转护送回原籍。清廷对张文宣的壮烈殉国给予从优议恤,按提督阵亡例赐恤,特谥武毅公,并赐白银800两,世袭骑都尉加一云骑尉世职。
    而今,这口井不但没有结束它的使命,而且又被重新赋予新的含义,在刘公岛的规划建设中,这口井成为刘公岛民俗文化的一道亮丽的风景。这口位于 “刘公岛人家”院内的水井外观已被改变,安上了辘轳的水井与周围的海草亭相得益彰,摇着辘轳,时间仿佛被拉回到了那个遥远的年代。
    这口水井不仅见证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而且也见证了那场血雨腥风的战斗。尽管岁月蹉跎,一个多世纪已经过去了,但统领井依然在无声地向世人讲述着那段历史,讲述着那位统领传奇的一生,它默默地注视着刘公岛上的每一次变迁,每一份变化。

 

旅游热线:0631-5287807
  • 网友投稿
    在线客服 官方微博
    游客建议 官方微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威海刘公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4019083号-1 
    联系地址: 威海市海滨北路101-2号(威海二中老校区北邻)
    景区服务电话:0631-5287807 技术支持与保障:0631-581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