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甲午战争
邓世昌与爱犬“太阳”
邓世昌与爱犬“太阳”
 
文章来源:威海晚报 

    2007年,江苏省的一份文科高考复习资料中,有一道作文题要求考生根据提供的史料,对民族英雄邓世昌和甲午战争失败的原因进行分析阐述。不少考生认为甲午战争失败的原因之一是北洋海军治军不严,依据是邓世昌在舰上养狗、海军官兵在舰上晾衣服等。社会上也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曾持有相同的观点。近期,年轻学者陈悦等经长时间的研究和论证,并获取了丰富的图片和史料,终于证实舰上养宠物、晾衣服等现象在当时的各国海军中都很普遍、很正常,该文作者对这一历史史实进行了全面阐述。

      市中心环翠楼公园的广场上有尊高大的铜像,英雄的名字通过老电影《甲午风云》早已是家喻户晓,他就是那位高呼“吾辈从军卫国,早置生死于度外,今日之事,有死而已”,指挥战舰勇冲敌阵的北洋海军“致远”舰管带邓世昌。有心人会注意到,邓大人铜像的侧旁还卧着一只猎犬,英雄和他的爱犬目光都朝向远方,那里有他魂牵梦萦的刘公岛、有蔚蓝的大海,还有他未竟的事业。

     历史的记忆

   早在甲午黄海大东沟之战结束后不久,邓世昌和他的“太阳”的故事便在国内流传,当时国内著名的新闻风俗画报《点石斋画报》曾用画作加以表现,在各界悼念邓世昌的挽联中,也出现了 “不济以死继之至今毅魄如生问逃溃诸军能勿頳颜惭义犬”、“臣为国死弟为兄死仆为主死大节萃一门更能义感灵獒力挽颓波留正气”等述及邓世昌爱犬的内容。

   通过时人的叙述、文献的记载以及后人的追忆,邓世昌和爱犬的故事逐渐清晰。邓世昌,字正卿,福建船政学堂毕业,因为籍贯广东,所以未能入选福建出资的海军留英计划,也因此,比他的船政同学更多了一层丰富的海上实际操作经验。李鸿章创办北洋海防后,邓世昌即被北调,从此告别木棉芬芳的故乡,从蚊子船管带到“致远”舰管带,最后成了举国知名的英雄。

  与方伯谦之类在沿海各港口购地盖房,娶妻纳妾而忙得不亦乐乎的军官们不同,根据水兵回忆,邓世昌到海军后,始终不带家眷,一直在军舰上居住,一心治军,只有一条爱犬“太阳”相伴左右。这位孤独的将领在他27年的北洋服役生涯中,仅仅回过3次家,最长的1次也只不过在家住了7天。中法战争时期,邓世昌的父亲去世,但是面对严峻的海防形势,邓世昌强压悲痛,背负“不孝”之名留在军中,没有归乡,只是默默地在军舰的住舱里一遍遍手书“不孝”二字。这种特立独行的作风,和很多其他军官格格不入,使得邓世昌在海军中遭到很多人排挤,成为军中一名孤独的外来者。

   1894年9月17日,中日两国海军主力在黄海大东沟附近爆发激战,海战战至下午3时左右,北洋海军旗舰“定远”不幸舰首中弹,燃起大火,烟雾笼罩整个舰首,导致主炮无法瞄准射击。就在日本军舰乘机聚攻,“定远”万分危急的时刻,邓世昌指挥“致远”冲到“定远”之前,为旗舰遮挡弹雨。“定远”转危为安,“致远”则不幸重创。舰体严重倾斜、满船大火的“致远”毅然决然冲向了日方的第一游击队,意图拼却一身也要击沉日本军舰,最终不幸沉没。邓世昌落水后,随从游近递去救生圈,被邓世昌用力推开,“左一”号鱼雷艇抛来救生绳,这位刚烈的管带亦不应,“以阖船俱没,义不独生,仍复奋掷自沉”。

   就在邓世昌即将随波沉没的一刻,爱犬竟然游来咬住他的手臂,“公斥之去,复衔其发”,这只通人性的动物也不忍让主人下沉。最后邓世昌毅然抱住爱犬,一起追随 “致远”而逝……

   正因为如此感人的故事,使得邓世昌的“太阳”被赋予义犬的称谓,也正因为此它也和他的主人一起被塑造在铜像上,受后世景仰。

     “太阳”的是与非

   时光到了20世纪末、21世纪初,中国大地早已是满目欣欣之气,忙碌的现代人对于那场一百多年前的战争大都已经漠然,环翠楼前的铜像显得有些落寞。恰在此时,突然有一种声音甚嚣尘上。

    “大家都非常崇拜的丁汝昌的手下邓世昌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在军舰快被击沉的时候指挥战舰向 ‘吉野号’撞去,被‘吉野号’的鱼雷击沉。他和他的狗一齐被淹死了。这就怪了,炮火纷飞的战场上他带着狗来干什么?由他和狗的感情上看他们呆的时间还不短。看来我们的邓世昌将军平时经常在军舰上遛狗了。……”——网络文章《北洋水师,剥下你虚伪的面皮》

   “这里的‘义犬’、‘灵獒’,说明邓世昌的确在军舰上养过宠物遛过狗。而据姜鸣先生说,在军舰上养狗本为《北洋海军章程》所不许。可见,这里所谓‘义犬’、‘灵獒’的颂词,并不能掩饰邓世昌的违章行为……”——《文汇报》《到哪里寻找完美的民族英雄?》

   “我想,纵览世界各国海军,恐怕没有哪一个国家的海军允许自己的将领在舰上养狗的吧?军舰是用来作战的,虽然要求官员都住在舰上,但毕竟这里是作战的地方,不是用来消遣娱乐的。身为管带的邓在舰上养犬,可见他并不是一个好的将领。邓在北洋海军中可以算是最优秀的将领了,其尚且如此,其他将领士兵就更加腐化了……如此海军,焉能不败呢?”——网络文章《邓世昌之我见》

  一夜之间,邓世昌和他的狗成了批评的焦点,成了北洋海军战败的责任者,成了北洋海军腐败的象征,人们似乎忘记了那场海战中壮烈、感人的往事。紧接着,就有人提出要把“太阳”从环翠楼前的铜像上铲除,认为那是中国海军的耻辱。更有甚者,2007年夏季,江苏省高考历史复习材料上,出现了一道特殊的命题作文,大意是说以往大家都知道邓世昌是甲午英雄,但同学们看一看他养狗这件事后会有什么感想呢?在这番思维引导下,作文要求学生就此写出感想……

  人们不禁要问:邓世昌和“太阳”究竟怎么了?

    “太阳”存在的必然

  如果一个不熟悉海军传统的人,猛一听到军舰上出现狗可能就会为之诧异,但是鲜为大众所知的是,军舰上养狗以及其他动物作为宠物,对于熟悉海军史的人而言,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这一切得从西方海军的特殊传统说起。

  早在古埃及时代,海军舰船和民用船舶上就已经出现了豢养动物的事例。当时为了保证航行途中粮食储备的安全,杜绝鼠患,虎头虎脑的猫咪就开始在船舶上耀武扬威。这种传统一直保持到19世纪甚至更现代,远航的船只上,大都养着猫来充当粮食守卫(人民解放军海军的一些军供船上,现代还有养猫防鼠的现象)。

  地理大发现时代以后,世界的海洋变得热闹无比,军舰上的动物也开始五花八门起来。此时不仅是单纯的小猫,很多船上开始出现了狗、猴子、熊,活脱脱成了海上动物园。豢养这些动物自然不是毫无缘由的,在那个海上生活至为艰苦的时代,动物在船上成了调剂船员精神的良药,成了整艘军舰的宠儿——吉祥物,海军军官养着宠物更是有一番绅士的派头。

  蒸汽时代来临后,军舰可以开得更远,舰上的宠物种类也就越来越多,长颈鹿、袋鼠、小象也时有出没在军舰上的情况。作为后起的海军国家,亚洲的中国、日本建设近代化海军时不可避免地受到西方,尤其是称霸海洋的大英帝国海军的影响。服装、用餐、军语词汇,一概如此,至于舰上宠物,当时西方各海上强国均视其为通例,由此无论是《北洋海军章程》还是联合舰队的规范,实际从来没有一个字是禁止舰上豢养宠物的(姜鸣先生《龙旗飘扬的舰队》一书中也没有一个字是说 《北洋海军章程》禁止舰上豢养宠物的)。

     某些国人只看到甲午战争中邓世昌舰上的太阳狗,却往往没有注意到,日本联合舰队旗舰“松岛”上的宠物是头大黄牛,在北洋海军军舰重创 “松岛”之时,这头黄牛也随之一命呜呼。

  到了清末重建海军时代,中国海军“海天”号巡洋舰环球航行,军舰抵达美国纽约时,美国海军赠送了一件传统礼物给“海天”舰——白色的波斯猫。很快,这只小猫成了“海天”上的宠儿,更具戏剧性的故事在之后。当“海天”返程归国,正在海上航行时,传来国内辛亥革命、大清王朝摇摇欲坠的消息,舰长程璧光召集全舰官兵聚会,公投起义或是保皇,愿意起义的人出列站到军舰另外一舷。话音刚落,小白猫从官兵队伍中出列走向对面,引起全舰哄堂大笑,霎时间全舰官兵无一例外均走向了起义。

  诸如此类的故事在国外海军中就更多。解放战争时期在长江江面被解放军炮火重创的英国军舰“紫石英”号上,就有编入军籍的猫和狗。其中名叫“奥斯卡”的被这艘军舰的水手在香港收留的流浪猫,因为在炮战中受伤,战后被英国女王授予为动物设立的最高勋章。

   这些看似儿戏的事情,在西方海军却是正经的传统。

   由此再来看,邓世昌和“太阳”怎么了?

   北洋海军是近代中国艰难缔造的一支近代化武装力量,也是甲午战争时代中国最近代化的一支武装,很自然地被各界寄予厚望,很自然地很多后人都无从理解那样近代化的一支武装,为什么最后落得全军覆灭的惨淡结局?

   很多研究者乃至一些一知半解的论者,不懂得越是近代化的战争,“器”的重要性越大,不知道从海战层面、技术层面追寻北洋海军失败的原因,在连海战的起码技术知识都尚未了解的情况下,无限度地夸大“人”的问题,于是这支舰队任何一点在他们眼中的不寻常之处,都被放大夸张成是污点,都成了失败的原因,欲加其罪,何患无辞!

   诸如邓世昌养狗是军纪败坏这样的言论,在海军史研究者看来不啻是笑话,但可怕的是这种故意反说歪说历史、颠覆历史的言论,往往能够迎合某些“猎奇”者的口味,反而比真正严谨的学术结论辐射的范围更广,影响也更坏。

    由邓世昌的狗说开去,考验的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历史、社会责任心。

 

旅游热线:0631-5287807
  • 网友投稿
    在线客服 官方微博
    游客建议 官方微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威海刘公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4019083号-1 
    联系地址: 威海市海滨北路101-2号(威海二中老校区北邻)
    景区服务电话:0631-5287807 技术支持与保障:0631-581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