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英租历史
威海卫——回看32年的英租历史

\

  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彻底暴露了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和软弱,列强接踵而来,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列强之间为了谋取更多的在华权利,既相互勾结,又明争暗斗,以达到各自的目的。英国强租威海卫就是其中的一个例证。

  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彻底暴露了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和软弱,列强接踵而来,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列强之间为了谋取更多的在华权利,既相互勾结,又明争暗斗,以达到各自的目的。英国强租威海卫就是其中的一个例证。

  1895年4月17日,中国与日本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除赔偿巨款,割让辽东半岛和台湾外,还增开通商口岸,允许日本军队驻扎威海卫。这个条约中有关通商、投资的条款,不仅满足了日本的要求,而且符合了所有列强的利益,因而获得了普遍的支持。但是在割让辽东半岛的问题上,列强间却发生了激烈的纷争。俄国首先反对,因为俄国正想把我国东北变为自己的势力范围。在《马关条约》签订的当天,俄国便正式邀请德、法两国采取一致行动,共同“劝告”日本放弃对辽东半岛的占领。

  当时,德国政府正急于将侵略势力伸向远东,企图在中国占领一个港口,作为进一步进行殖民扩张的基地,德国利用参加干涉日本占领辽东的机会,“可以从心怀感激的中国……得到一块地方作为海军基地和煤站之用”(丁名楠等:《帝国主义侵华史》,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卷1,第373页)。同时,德国还可以把沙俄的势力引向远东,从而减轻沙俄在欧洲对德国的压力。所以德国积极支持了沙俄的建议。法国是俄国的同盟国,在对待日本的态度上,基本上以沙俄立场为转移,并企图在联合干涉中谋取侵华利益。于是,俄、德、法三国联合起来,采取了所谓三国干涉还辽行动,一方面迫使日本放弃辽东半岛,以讨好中国;另一方面又迫使清政府付出3000万两白银,以收买日本。西方列强见清政府软弱可欺,便趁火打劫,在中国境内展开了划分势力范围的激烈竞争。

  1897年,德国以巨野教案为借口,派兵强占胶州湾。这时,英国一直密切关注着德国的一切行动。1897年11月17日,英国驻华公使窦纳乐致英国外交大臣索尔兹伯里电中称:“我从很可靠方面获悉,由于上周有两名德国传教士在山东省被杀害,德国军舰已驶至胶州湾,并命令当地指挥官撤离该地,总理衙门感到十分不安;我知道,李鸿章已求助于俄国代办,但我尚未了解到这一步骤的结果”(刘善章等主编:《中德关系史文丛》青岛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69页)。22日,窦纳乐又致电索尔兹伯里说,德国人占领胶州湾,并且中国方面应允了德国五项要求:“(1)建立一块庄严的石碑,以纪念那些被杀害的传教士。(2)对被杀害传教士的家属给予赔款。(3)将山东巡抚永远革职。(4)由中国政府支付德国占领胶州湾的费用。(5)中国在山东省修筑任何铁路或在该铁路沿线开采任何矿产时,德国工程师享有优先权。”针对这五项要求,外交部大臣索尔兹伯里于收到电报的次日便电示窦纳乐称:“关于您本月22日的电报,如果中国政府求助于您,您可以劝告它答应前四项要求,至于第五项要求,我获悉中国政府已许给一位英国臣民修筑一条铁路和开采矿山的让与权。如果事情确系如此,您可以通知中国政府说,根据最惠国条款,此项要求不能接受。但除了此项考虑之外,英王陛下政府不能够同意为了把这一项让与权给予其他人而取消英国臣民的权利”(同上书,第272—273页)。紧接着,12月8日,英国外交部对德国政府占领胶州湾提出的要求一事,再次电示窦纳乐:“您应该通知中国政府,如果许给第五项条款,女王陛下政府将感到不得不根据条约中的最惠国条款,要求给予英国人平等待遇,并且对条约所规定的权利中遭到忽视的各点将要求给予补偿”(同上书,第276页)。根据这些往来的电文,可以知道英国一方面注视着德国占领胶州湾的动向,另一方面又想趁机得到好处,并不断地对清政府施加压力。

  德国也在为占领胶州湾一事积极地争取英国的谅解。1898年1月3日,英国驻德国公使拉塞尔斯致英国外交部大臣索尔兹伯里的函中说:“我返回柏林后,今天下午拜访了布洛夫先生(德国外交大臣),他极为热情地接待了我。他说,他很高兴有机会向我保证,在德国政府最近在远东所采取的行动中,他们无意制造麻烦,破坏和平,或者动摇中华帝国,更无意做任何可能使英国感到不愉快的事情。……我说,我将十分高兴地向阁下转述他所说的话;我可以向他保证,阁下也渴望在两国间有一个很好的谅解。关于德国在华的行动,我说,就我目前所知,女王陛下政府没有对德国军舰驶往胶州湾一事提出过任何反对意见。然而,如果德国方面要求享有一些排他性的特权,或者其他国家也试图占据中国的一些港口,女王陛下政府很可能有必要采取措施,保护它在中国的广泛利益”(同上书,第278—279页)。英德之间通过不断交涉,最终达成了谅解。同时,英国也在不断地寻找机会占领中国的某一个港口。

  德国占领胶州湾后,沙俄便以德占胶州湾为口实,命其太平洋舰队于1897年12月14日开进了旅顺口,并强迫清政府于1898年3月27日与之订立了《旅大租地条约》,租期25年,期满得续商租借之。英国对沙俄扩大在华势力的活动,开始时极力反对,多方设法阻挠。英国公使窦纳乐还亲至总理衙门,正式向中国政府提出警告:“各口尽被外人所占,此即割裂也”(《翁同龢日记》第6册,中华书局1998年版,第3100页)。在沙俄租借旅顺之后,英国政府见有机可乘,便急不可待地以与沙俄保持均势为借口,训令其驻华公使窦纳乐向清政府提出租借威海卫的要求,英国外交部电称:“由于总理衙门已将旅顺口租借给俄国,列强在北直隶湾的均势实际上已被打破。因此你务必以最有效和最迅速的方式获得日本人撤离威海卫后租借该地的优先权。租借条件应同准予俄国在旅顺口所享有的相同。英国舰队正在从香港开往北直隶湾的途中”(威海市政协科教文史委员会编:《英国租占威海卫三十二年》,载于《威海文史资料》第10辑,228页)。于是,窦纳乐积极活动,并对清政府宣称:俄以旅顺为军港,则对于中国异常危险,惟有以威海卫租与英国,庶足以制俄之跋扈。明明是借机实现其蓄谋已久的占据中国领土的野心,却以“制俄之跋扈”为由,向清政府伸出了强取之手。

  当时,清政府以威海卫尚为日军占领为由,拒绝英国的要求。但英国并没有死心,而是千方百计,四处活动。英国政府授权英国驻德公使拉塞尔斯,要他向德国说明英国租借威海卫的意图。如3月26日,索尔兹伯里电示拉塞尔斯称:“女王陛下政府要求享有租借威海卫的优先权,德国政府很可能就我们占领山东省部分领土一事向您质询。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你被授权说明,威海卫目前不是,而且我们认为不可能成为进入山东省各地区的商港。我们不想妨碍德国在该地区的利益。我们对俄国在旅顺口的行动感到非常遗憾,它迫使我们不得不采取现在的做法。”他们一再向德国保证,并且发表声明称:“英国正式宣布,在它得到威海卫后,绝不会伤害和争夺德国在山东省的利益,也不会在该省给德国制造麻烦。并特别指出:“英国不从威海卫及与之相关的租借地修筑任何进入山东省内地的铁路系统”(《威海文史资料》第10辑,第228、250—251、254页)。希望德国谅解。另一方面,外交部又让英国驻日本公使萨道义赶快通知日本政府:“无论日本何时撤离,我们都将要求租借威海卫,条件同俄国租界旅顺口的条件相同”(同上书,第228页)。另外,驻华公使窦纳乐还直接向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致书交涉,表示英国情愿为中国垫付赔款,要求日本从威海卫撤兵。他们用双管齐下的方法,来积极争取日本。4月2日,英国驻日本大使萨道义致电索尔兹伯里说:“我已收到日本政府的答复,他们表示,日本撤离后,他们同意由英国租借威海卫”(同上书,第229页)。英国就这样取得了日、德两国的默认和支持,而俄国力图阻止英租威海卫,但因为英国已取得了日、德的谅解而未能成功。

  此外,为了早日得到中国的答复,窦纳乐恫吓总理衙门说:“十二日(即公历4月2日)若不定,水师提督带兵到烟台,事且不测”(《翁同龢日记》第6册,第3107页)。他拟用军事讹诈手段,迫使清政府迅速就范。其实,清政府早已有意用租让威海卫的办法与英结好,来遏制沙俄势力的继续发展。督办铁路大臣盛宣怀说:“莫若以威海租英,借以牵制俄、德。”两江总督刘一坤、湖广总督张之洞、直隶总督王文韶等都有同样的想法(盛宣怀:《愚斋存稿》,1931年版,第29卷,第31、33页;第31卷,第22页)。清政府接受了英国的要求,但提出:第一,威海卫的租期必须与俄国租借旅顺口的期限相同;第二,中国得在威海卫停泊兵轮;第三,英国不得再向中国提出领土要求(刘培华:《近代中外关系史》下册,北京大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71页)。这三项要求,顿时遭到了窦纳乐的拒绝。清政府在同英国关于租借威海卫的交涉中,虽然曾对英国的方案屡次表示某些异议,但都因英国不断施加压力而放弃,最后还是被迫完全答应了英国的条件。

  5月9日,萨道义从东京发电报给英国外交部称:“日本政府正式通知我,当中国政府支付了赔款后,他们很可能在5月底,最迟6月3日撤离威海卫。日本将提前几天通知中国政府,让它派员前去接收,也将通知女王陛下政府,如果它愿意,可以同时派一名官员,中国官员可以将该地移交给他。中国官员也将接收日本修筑的建筑物,条件是将它们移交给英国政府。”(《威海文史资料》第10辑,262—263页)至此,清政府已完全妥协。7月1日,清廷便派庆亲王奕劻、刑部尚书廖寿恒与英国驻华公使窦纳乐签订了《订租威海卫专条》。其全文如下:

  今议定,中国政府将山东省之威海卫及附近之海面,租与英国政府,以为英国在华北得有水师合宜之处,并为多能保护英商在北洋之贸易。租期应按照俄国驻守旅顺之期相同。所租之地系刘公岛并在威海湾之群岛及威海全湾沿岸以内之十英里地方。以上所租之地,专归英国管辖。以外在格林威治东经一百二十一度四十分之东沿海暨附近沿海地方,均可择地建筑炮台,驻扎兵丁,或另设应行防护之法。又在该界内,均可以公平价值择用地段,钻井开泉,修筑道路,建设医院,以期适用。以上界内所有中国管辖治理此地,英国并不干预;惟除中英两国兵丁之外,不准他国兵丁擅入。又议定,现在威海城内驻扎之中国官员,仍可在城内各司其事。惟不得与保卫租地之武备有所妨碍。又议定,所租与英国之水面,中国兵船无论在局内局外,仍可享用。

  又议定,在以上所提地方内,不可将居民迫令迁移产业入官。若因修筑衙署,筑造炮台等官工,须用地段,皆应从公给价。此约应自画押之日起,开办施行。其批准文据,应在英国京城速行互换。为此,两国大臣,将此专条画押盖印,以昭信守。此专条,在中国京城缮立汉文四分,英文四分,共八分。

  光绪二十四年五月十三日西历一千八百九十八年七月一日大清国管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和硕庆亲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刑部尚书廖大英国 钦差驻扎中华便宜行事大臣窦不久,清政府和英国代表,在刘公岛西海岸(黄岛)举行了交接威海卫仪式。从此,英国军队正式驻扎于威海卫港。

下一篇:最后一页
旅游热线:0631-5287807
  • 网友投稿
    在线客服 官方微博
    游客建议 官方微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威海刘公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4019083号-1 
    联系地址: 威海市海滨北路101-2号(威海二中老校区北邻)
    景区服务电话:0631-5287807 技术支持与保障:0631-581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