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传说
刘公颂
\ 
   东汉末年 
董卓之乱
奸贼欲玩弄皇权于股掌
先废少帝刘辩为弘农王
又杀弘农王于圣殿之上
大逆不道啊 必然丧心病狂
喋血成性的董卓呀 
血口又张向
少帝身怀六甲的唐妃娘娘
血雨腥风啊 天悲国殇
国难当头兮 方见忠良
无名的壮士舍命仗剑 
文弱的儒生舍身成仁 
兵荒马乱 
唐妃娘娘竟安然无恙
月落日升 
少帝的遗孤从容不迫
来到了世上
 
星移斗转
岁月的长河 漂白了唐妃的青丝
天摇地晃
动荡的摇篮 摇大了少帝的儿郎
少帝之子
知道母亲为自已取名刘民意味深长 
那是娘教他
千万别忘了黎民百姓的百家衣啊千家粮
而圣人之后 则教落难的皇子做人的真谛
教刘民 
穷则独善其身做良民
达则勤政为民做栋梁
刘民从此守住清白做好人 
不为功名利禄丧天良
谁曾想啊
唐妃母子 刚刚逃离乱贼董卓的魔掌
奸相曹操 为挟献帝以令诸侯
又要将少帝的儿子押上屠宰场
世态炎凉啊 艰辛备尝
病弱的唐妃 就惨死在逃往东方的路上
刘民跌跌撞撞终于挪到了大地的尽头 
一下子就被大海的雄壮气象 
震惊得目瞪口张
 
是陆地依偎在海的胸膛
还是海是陆地的一张大床
中原沃野长大的儿郎啊 很长时间都无法思量
这天尽头的打渔汉 说话比海风还直爽
这海岛上的织网女 唱歌比宫乐更悠扬
渔翁烧的炕头儿烫
渔姑端的大碗酒香
小舢舨儿糸在门槛上
浪花花催眠 总轻轻唱
太多太多的磨难 不堪回想又何须回想
流落荒岛上的刘民哪 只想把好人报偿 
悬壶济世 刘民百草遍尝
搏风击浪 刘民百炼成钢
每当风吹岛晃 船受重创
波峰上是刘民力挽狂澜  浪谷里是刘民救死扶伤
落难乡野的皇子虽不能御驾亲征
扶危济难的美名 却传遍了万里海疆
 
一天 
刘民从漩涡里捞出一个溺水的少女
感激加上敬仰啊  深情的姑娘秋波荡漾
高天挂满了彩霞 当姑娘的罗帐
厚土铺满了野花 做刘民的婚床
从此姑娘成了刘民夏夜中的月亮
从此刘民就是姑娘冬天里的太阳
从此救民于水火的善行壮举 
夫妻二人 一同担当
天干地旱 当龟裂的土地张口渴望
刘氏夫妻开凿的清泉
滋润了多少婴儿焦渴的目光
垦荒屯仓 当遍地的飞蝗与百姓争粮
刘氏夫妻慷慨舍粮
丰满了多少母亲干瘪的乳房
 
十年以后 
刘民从礁石缝里救出一头幼小的鲸鱼
看它的眼圈 还闪着思念妈妈的泪光
怕让小鲸鱼的母亲挂肚牵肠啊
刘民夫妇决定 
放生幼鲸 回归大洋
恶有恶报应啊 善有善报偿
三十年后闹饥荒
年迈的刘氏夫妻 
再也无力将成千上万的饥民救养
正是这头鲸鱼献身上岸 
充当了威海人裹腹的口粮
刘民夫妇认定鲸鱼就是跳过龙门的鲤鱼啊
于是
用鲸鱼高大的颚骨做门框
用鲸鱼坚硬的肋骨做房梁
盖起了一座纪念恩鲸的鲤堂
可是人们哪 还是把敬仰的目光
聚焦在刘氏夫妻身上
天若有情天亦老
刘公刘母的双鬓啊 一晃便白得如雪如霜
大家都尊称二人为刘公刘母
都教自已和儿孙千万千万要记住啊
滴水之恩当涌泉报
人间需要热心肠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咆哮的狂风踢打着破裂的门窗
睡梦中的老人隐约听到了不祥的声响
原来是一只来自他乡的大船
撞到了与岛相连的暗礁之上
人命关天哪哪里容人多想
年迈的刘公刘母 
相搀相挽 毅然走向惊涛骇浪
刘公刘母来啦
绝望的落水人又看到了一线生还的希望
风口浪尖上 
年老体衰的刘公在同死神作殊死的较量
海岸礁石旁
弱不禁风的刘母心疼得直如刀搅肝肠
刘母祈求惊涛啊 
不要再撕刘公单薄破旧的衣裳
刘母哀告骇浪啊 
不要再咬刘公瘦骨嶙峋的胸膛
束手无措的刘母急得捶胸顿足
哧啦一声  她索性撕开长衫
搓成一条拴命的缆绳
一头紧攥在自己手上
一头把刘公拦腰捆绑
一个 二个 三个
刘公刘母一次又一次让垂死者生还
老两口 却差一点被大海埋藏
海风刀刃一样 险些割断刘母的呼吸
海水刺骨冰凉 几乎冻僵了刘公的心脏
素不相识的人得救了
刘母拼尽最后一丝气力把刘公拽到岸上
自己却在黎明到来的前夕 
奄奄一息在 
丈夫身旁
老来丧妻的刘公 
一下子坍塌了精神的脊梁
他的双臂 再也不是破浪前进的双桨
肩膀 也不再是生命可以搭乘的船帮
可是 为了不让夺命的悲剧重新开场
刘公多想把每一块狰狞的礁石
都当火把点亮
不久船民惊喜地发现
每当大海乘夜暗咆哮着孕育不祥
总有一支火把迎着凶猛的飓风
呼呼啦啦屹立在海岛最高的山岗
涛走云飞 五湖三江
南洋西洋 四海传扬
那是刘公慈爱的目光
温暖并照亮人们 永不迷航
终于有一天早上
荆棘中的羊肠小道
再也听不到刘公 踉踉跄跄的脚步声响
慌忙跃出海面的太阳
一眼看见刘公手擎燃尽的火把
早已凝成了一尊 
永恒的塑像
 
苍天垂泪啊大雨倾盆骤降
八方赶来的人们为刘公披麻带孝 
招魂的灵幡 一时漫天飞扬
有谁 见过龙王的慷慨
有谁见过菩萨的善良
可是多少人都穿过刘母补过的衣裳
可是多少人都喝过刘公煎过的药汤
无数被搭救过的船民
还有数不清的敬仰者
呼亲唤友自发登岛 
要为刘公修筑一座最好最好的庙堂
家境宽裕点儿的人家捐来了砖瓦长梁
贫寒的人家卸下了仅有的门窗
悲伤的渔家姑娘甚至剪下了秀美的长发
换几许建庙的银两
更有获得重生的船家 
一跺脚拆毁了赖以谋生的舢舨
跪着抬到建庙的工地上
随后淌着热泪两行
默默和着
抹墙的泥桨
孩子们的哭泣揪心断肠:
刘爷爷 您说等秋风一凉
就求叔叔婶子们凑钱供俺们几个孤儿上学堂
现在您走了 谁管俺的热和凉
谁再把俺们抚养
刘公收养的孤儿的悲泣
一下子打开了乡亲们泪水的闸门
男女老少哭得天昏地暗啊揪心断肠
淹没了汹涌的海浪滔天的轰响
 

时过境迁 
人们非但没有把刘公淡忘
连我们脚下这座小岛 
也因刘公而千古流芳
北国南疆啊 东边西方
登临刘公岛 
岂止是为饱赏海色山光
其实啊
更为了圆一个朝圣的愿望   
人们不仅将刘公当做神祗供奉在庙堂
更愿喝一口刘公刘母开凿的清泉
净化自已落满红尘的心房
更愿登一登刘公岛人高筑的望海楼
凭栏把酒 
遥寄对古老圣贤的崇敬与怀想
而走进那鲸鱼骨骼搭盖的鲤堂 
你甚至可以许下一个
让刘公保佑好人一生平安的愿望
 
啊 感谢上苍 
给我树立了人生榜样
啊 感谢刘公 
为我坚定了人生信仰
不爱银白金黄 
施恩不图报偿
纵然命运无常 
我自生死坦荡
上一篇:少帝遗孤
旅游热线:0631-5287807
  • 网友投稿
    在线客服 官方微博
    游客建议 官方微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威海刘公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4019083号-1 
    联系地址: 威海市海滨北路101-2号(威海二中老校区北邻)
    景区服务电话:0631-5287807 技术支持与保障:0631-581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