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刘公岛之声
《刘公岛之声》第171期

在历史中沉思 在奋斗中崛起

——写在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之际

  黄海之滨的刘公岛,距离威海市区2.1海里,是威海港的天然屏障,有着“东隅屏藩”和“不沉的战舰”之称。在这里,一座英雄的雕塑高高矗立,透过紧握的望远镜,目光凝聚在这片依然蔚蓝的海上……如今,每年有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站在雕塑前,和他一起凝望,上万条留言一直在告诫我们:“勿忘国耻,强我海防”。

  历史是现实的向导,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海军从浅海走向深蓝,我们需要从历史中寻找力量。就让我们重返1894,从那个起点开始,沿着历史的足迹,翻阅120载的风雷激荡,再次捧读甲午英魂的悲壮史诗和中国海军的深情书写。

  严肃的面容诉说着英雄的悲壮,不朽的记忆回望着沉痛的历史。120年前的清政府未曾想到,他的强大海军惨遭覆灭,所带来的影响是如此之大——一个泱泱大国就此踏上不堪回首的没落之路。

  这曾是一片雄阔的海。在亚洲大陆的东侧,18000公里的海岸线上,她在这里落地生根、发展壮大,有翻滚的浪花为她喝彩,有英勇的将士为她护航,她以年轻、充满生命力的姿态向世人宣告,这是一支亚洲排名第一、世界排名第六位的强大舰队。这支海上力量足以与郑和下西洋的船队相媲美,在世界的东方创造着另一个不朽的奇迹。

  这又是一片屈辱的海。正是这支强大的舰队,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惨痛回忆,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再加上保守作战思想,导致经营20余年的北洋水师在黄海大战中全军覆灭,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里,写下了中华民族数千载历史中浓重的耻辱一笔。

  北洋海军将士的喋血奋战,没能挽回由于清政府腐败和战略方针错误而铸成的败局,为此殉国者抱恨而死,幸存者遗憾终生,但正是他们勇抗强虏的英雄业绩铸就了不朽的战斗精神。

  时间推移至上世纪四十年代末。人民海军在战火中成立,经历着血与火的考验,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1949到2014,人民海军演出了一幕又一幕有声有色的壮丽战歌。60余载,从昔日的近海防御到现在的远洋护航,人民海军正以斗志昂扬的姿态诉说着这支新生力量的蓬勃发展,衬托着背后一个国家的繁荣昌盛。

  时间的意义,远不能用长度来衡量。在中国5000年的历史长河里,120年只是一段短暂的光阴,而这120年里却涵盖了一个民族刻骨铭心的磨难与觉醒,一个国家波澜壮阔的崛起与进步。

  想当初,在这个海战场发生过震古烁今的甲午海战,北洋水师全军覆灭。

  看如今,一支强军劲旅挺起了新的脊梁,在富裕强盛的中华大地肃然矗立。

  徜徉甲午故地,驻足沉舟侧畔,回首百年沧桑。踏上这饱含烈士热血的深情土地,一瞬间变得眼泪模糊。我能深深感受到烈士的呐喊,在这壮志未酬的海上回响,我能感受到共和国的海军,在这波澜壮阔的海上激扬。

  托起历史丰碑,谱写与日月同辉的精神史诗,肩扛强军使命,书写与海天相连的壮志情怀。我们必将把“忘战必危,畏战必亡”的信念嵌入海军发展壮大的历史命脉,必将把“热爱海军、建设海军、献身海军 ”的使命揉进海军官兵铁骨铮铮的不屈胸膛。

  我们曾经那样捶胸顿足,我们现在如此热血沸腾! (王光杰)

 

历史的见证

  在硝烟弥漫的海面上,你怒视着前方的敌舰,脚下的致远舰已经快承受不住敌人炮火的猛烈袭击。我知道此刻你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你眼里燃烧着怒火,这怒火是可以将可恨的侵略者烧成灰烬的。然而,历史是可悲的,你注定成为这段历史的英雄。

  致远舰沉没了,我们都高声尖叫着、呼喊着,大家都想救你,你拒绝了。你说:“这片海是我们的尊严,尊严丢了,吾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不能为国而生,那就为国而死,以尽臣责!”你就这样永远地安息在那片海中。“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壯海军威”。谢谢你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中华民族的尊严,谢谢你让我们这些子孙后代能引以为傲。我们的眼睛蒙眬了,朦胧中看着你慢慢地沉入海中,就这样慢慢地消失,我们留不住你,因为历史早已一去不复返。

  走出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院陈列馆,外面的阳光依旧那么灿烂。120年了,一切早已改变了,已经物是人非了。不,还有一种东西永远不会改变,即使再过120年仍然不会变——是你的精神,为民族大义而忘我牺牲的精神,尽管那段历史是屈辱的,是悲惨的。朋友问我:你说,如果这些英烈们知道百年之后他们的子孙都来瞻仰他们的遗迹,他们会不会很高兴?“会不会高兴,我不知道,”我说,“但是我猜想他们一定很欣慰,因为他们看到中华民族已经崛起,我们的海洋军事力量正在慢慢强大。”

  我们不约而同地笑了。风吹动着海浪拍打着岸边,我仿佛听见了1888年北洋水师成立时那慷慨激昂的操练声,亚洲第一舰队的鸣笛声。120年之后的海上硝烟早已散去,平静中有一种力量正在崛起——“勿忘国殇,海洋强国”。走过百年的时间,它愈来愈强大,百年之后它肯定会更加强大。

  迎着海风,我们继续往前走着,去看看北洋水师学堂,去看看英雄的旧居。海面的阳光越来越耀眼,我们的心情如同拍岸的波涛越来越激动…… (王蓉)

 

忠魂殇

  120年前,炮声隆隆,硝烟弥漫,抗战军民尸横遍野。

  120年后,风景秀丽,鸟语花香,往来游客川流不息。

  我不是威海人,来威两年多的时间里,曾两次登上刘公岛,由于时间原因,两次都未能全览岛上的风光,尤其是半山腰的忠魂碑和历经沧桑犹在的旗顶山炮台。120年前的甲午海战,我辈虽不能亲历,但却是感同身受,因为它是烙在国人心中一块永不能磨灭的伤疤和烙印,世世代代,祖祖辈辈,不敢忘怀。

  在进岛的游船上,浩瀚的洋面和旖旎的风光是令人着迷的,似乎完全不能让人感受到历史的沉重。然而,越靠近刘公岛,岛上的风光越发清晰的时候,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院顶那座手持单筒望远镜的北洋海军将领雕像赫然进入我们眼帘,那一刻,我觉得,摆在眼前的,首先是一段沉甸甸的历史。于是乎,登上刘公岛,第一站要去甲午战争博物院陈列馆,成为必然的选择。

  从游乐玩耍的角度看,岛上很多的古迹如海军提督衙门、丁汝昌寓所等,这些地方的游客似乎并不是太多。逛遍了几乎所有这些“老地方”,我觉得,这些地方所蕴藏的,是历史的韵味,是历史的厚重。海军提督衙门展览着28年前打捞出水的文物,看起来真的是一堆破铜烂铁,锈迹斑斑,但是每一块残片,都在向我们展现着120年前的那场战争是多么惨烈和悲壮。空荡荡的院落,老旧的房舍,却是很容易让人想象到120年前这里的忙碌,一队队士兵急急而进,匆匆而出,一声声炮响令房屋震颤,地动山摇。

  来不及细细品味历史的余韵,却已经到了需要离开的时候。阵阵海浪涌向岸边,望着这座历史悠远的小岛,真不舍得离去。夕阳下,登上出岛的游船,望着小岛越来越远。再会,刘公岛!再会,那些个遗憾。

  我想爬上半山腰,去瞻仰那座饱含先辈血泪的忠魂碑,它雄壮地屹立在那里,那是我们心中的丰碑;我想爬到山顶,去瞻仰那座历经沧桑的古炮台,它傲视着东方,那是中华民族不屈的头颅。 (郝绍文)

旅游热线:0631-5287807
  • 网友投稿
    在线客服 官方微博
    游客建议 官方微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威海刘公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4019083号-1 
    联系地址: 威海市海滨北路101-2号(威海二中老校区北邻)
    景区服务电话:0631-5287807 技术支持与保障:0631-581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