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甲午战争
甲骨第一人王懿荣与甲午战争
  王懿荣作为甲骨文的发现者和收藏殷墟甲骨的第一人,大家大都耳熟能详,但对他在甲午战争中请缨回籍办团练,亲自抗击日军的古道热肠和公忠报国的爱国壮举却知之甚少。光阴似箭,岁月如梭,甲午战争已过去了两个甲子。在今年纪念甲午战争120周年这个特殊的年份,重温王懿荣回乡筹办团练这段尘封的历史,也是对他作为爱国志士的一种缅怀和敬仰吧。
\
1894年是农历甲午年,震惊中外的甲午战争全面爆发,面对蓄谋已久、武装到牙齿、已将战火烧到中国陆地的日军,腐败无能的清政府还在推诿扯皮,或和或战争持不休,意见不一,但战事还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向前推进。1894年底,日本从国内调派一支军队抵达大连湾,与入侵辽东半岛的部分日军汇合成新的军团,以大山岩为司令官,共计2万人,由联合舰队25艘军舰、16艘鱼雷艇掩护,攻击山东半岛。1895年1月18和19日,日本海军派“吉野”、“秋津洲”、“浪速”三舰,驶到登州(治所在今蓬莱)海岸,对府城进行炮击,并击中了蓬莱阁。1895年1月20日,日军攻陷成山和荣城县城,包抄威海卫后路。1895年1月30日,日军向威海卫南帮诸炮台发起进攻,同时联合舰队从海上发起攻击,威海卫后防诸要塞全部落入敌手,驻泊在刘公岛的北洋海军面临被围歼的境地。

  眼看着战火蔓延到自己的家乡,刚任国子监祭酒半年的王懿荣愁虑仿徨,眠食俱废。他上疏请求回籍兴办团练以抵御倭寇。他在对光绪帝的奏折中指出:自己的老家福山地处滨海,距威海百八十里,是渤海南路要冲,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此地一失,大局瓦裂”。然而,胶东半岛军事防御力量非常薄弱,虽有山东巡抚李秉衡公忠廉介,坚持抗敌,但因上任不久,兵力单薄,武器陈旧。而自己十六七岁时曾随父亲办理登州海疆一带团练,有一定的经验和旧关系。现在时值国家危难之际,惟有恳求皇帝准许他回籍“会同抚臣办理团练,兼事招募”。他还指出,眼下军情紧急,刻不容缓,“非有得力军干,迅速赴援,不足济急”。因此,他建议皇帝派自己的堂弟、陕西永兴军记名提督王鸿发驰援威海,以解威海之围。他还奏请皇上恩准莱阳籍的翰林院编修王土序,黄县(今龙口)的族兄翰林院检讨王守训,荣成籍的前宿松县知县孙葆田等一起前往胶东,协助自己办练团练。

  同日,王懿荣的妹夫,两江总督张之洞也向朝廷建议,在“孤军恐难久持,援军缓不济急”的情况下,由山东巡抚李秉衡“晓谕荣成、登州一带居民,各集团练义勇,协助官军击倭”。光绪帝采纳了这些建议,令李秉衡催促地方文武赶紧办理,同时允准王懿荣回籍办团练,同时颁发饷银2000两,以作筹备之资。但历史吊诡之处就是早在1895年1月5日,和议事宜已由清政府公开宣布,正式进行。然和议一直由太后主持,光绪和翁同和却极不情愿议和。光绪帝批准王懿荣回籍办团练之事,说明他在这时还不愿放弃最后的希望,而在如此不堪的战局和如此复杂政局下任用王懿荣,寄望欲扶大厦即将倾于王懿荣,说明光绪帝对王懿荣相当的信任,这对王懿荣来说也是莫大的殊荣。

  王懿荣接旨后,于光绪二十一年正月十九日(1895年2月13日)承领所需银两后,于2月16日由京城束装出发,立即赶回原籍。他在回登州途中沿路考察直隶及山东各州县举办团练的情况,并随时向朝廷奏报,“臣此次沿途,经过直隶及本省各州县地方,亲加访问正在举办的团练”,“畿辅以顺天所属之良乡六里河,东省以青州所属之昌乐较之为齐整,而莱州之潍县民团尤属认真,此皆逼近京城及东抚驻扎之区”。经过20多天的长途跋涉,王懿荣于3月13日抵达莱州府,面见山东巡抚李秉衡,由于通讯系统极端落后,至此他才知道威海已经失陷,北洋海军于2月17日他刚离开京师时已全军覆没,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总兵刘步蟾、参将杨用霖、护军张文宣等自杀殉国。王懿荣不顾旅途劳累,与李秉衡商谈布防和巡视团练有关事项,在十几天内巡视了登州所属十县团练巡练情况。在蓬莱阁北山炮台视察结束后,他亲笔题写了《郓城夏公印辛酉字庚堂德公牌》,表彰提督夏辛酉率守军向日三舰发炮轰击,使“吉野受此一惊,急旋舰身躲避”的事迹。以此表明在时局异常危机的情况下仍要誓死抗倭的决心。

  王懿荣奔走各县,积极联络、多方筹措,他惊喜地发现“莱阳、栖霞西南乡一带人,最彪悍”,为使他们郡的“冢墓不至沦入异域”,他们愿意组织起来,“愿出连环保结”,“死丧断不相怨”。表现出誓死保卫家乡的豪情。王懿荣认为在外敌当前之时,还有一种力量可以利用。即“黔、蜀哥老之魁杰”和“回家投诚之孙”。他在这次回乡办团练时还接触了两种身份的人,“一称有敢死之党三千余,一称素养马队五千余,若一旦用时声呼即至,马匹且不须买,并能冲抄,不须侦探”,王懿荣对他们的力量给于了相当的认可,认为凭借他们的力量,再“加以乡里子弟可得万人”,并且“乡先生有智谋可用者,亦得数十人”,“将来若有台澎之举”,根本“不须乞外洋保护”,他不无豪迈的说,“且不愁海面无兵舰,只此一片净土,老熊当道卧,豹子焉敢过也”。认为完全有可能组织起一支强大的民团武装。然而,就在王懿荣回籍紧锣密鼓筹办团练之时,朝廷政局却正向着议和派的政治倾向倾斜。在北洋海军全部沦陷后,和战两派已不再针对是和是战的问题争论不休,而是对于议和中是否割地而大起干戈。2月,吴大澂、宋庆先后又有牛庄、田庄台之大败,在主战派看来,虽有诸多的不情愿,但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李鸿章于2月23日到达马关,4月17日终在草约上签字。“俯仰东南天半壁,酒酣砍地泪纵横”。消息传来,王懿荣悲痛欲绝,以刀砍地,恨声连连。民心可用,清廷却弃之不用;宝刀可以杀敌,而今锋芒何向?!自己希望指挥民团像先贤那样保家卫国,但看来是报国无门,只能徒叹山河破碎了。

  王懿荣壮志未酬,忿然写下七绝《偶感》一首:“岂有雄心辄请缨,念家山破自魂惊。归来整旅虾夷散,五夜犹闻匣剑鸣。”在筹办团练期间,王懿荣不仅将二千两银子全部花光,而且自己还赔上了白银五百余两,并且还都是从乡亲中借来的。就是这二千五百两,王懿荣也觉得“虚耗可惜”,“不敢累国家以度之也”,随后,他变卖家产,缴还国家饷银,遣散抗日将士。山东巡抚馈以千金,他分文不受,真乃“出师未捷国已破,长使英雄泪满襟……”

旅游热线:0631-5287807
  • 网友投稿
    在线客服 官方微博
    游客建议 官方微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威海刘公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4019083号-1 
    联系地址: 威海市海滨北路101-2号(威海二中老校区北邻)
    景区服务电话:0631-5287807 技术支持与保障:0631-5816169